走进繁花:卢森堡(2)-天险桃花源

时间:2022-11-30 16:09:58 | 浏览:700

中国田园诗派鼻祖陶渊明曾在他的《桃花源记》中这样描述他心目中的桃花源:“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虽然每个人心中的桃花源并不一定跟陶渊明的相同,但桃花源带给人们远离尘世喧嚣的美好感觉却是相同的。在西欧,有

中国田园诗派鼻祖陶渊明曾在他的《桃花源记》中这样描述他心目中的桃花源:“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虽然每个人心中的桃花源并不一定跟陶渊明的相同,但桃花源带给人们远离尘世喧嚣的美好感觉却是相同的。在西欧,有一个能给人们带来愉悦的天险桃花源,它就是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卢森堡市。这个与卢森堡国名相同的首都,在流动的光阴里,饱含深情又意味悠长地诉说着它成为天险桃花源的故事。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的“天险”之名,是跟低于海平面和一马平川的西欧低地国家相比得来的。其实坐落于大名鼎鼎的阿登高原上的它海拔还不到500米,但在西欧低地国家中却是一个“巨人”。这个“巨人”坐拥着茂盛的森林和纵横的沟壑,还有壮观的要塞和宏伟的堡垒以及潺潺的流水和青青的山谷,让人们无论哪个季节来到这里,都能感受到轻柔的风递过来一枝细香,清新淡雅,好似走入了另一类的桃花源。

我在大学毕业后不久的秋天,是来过卢森堡市的,可我搜索遍了我的记忆薄,也没能找到关于它的一丝蛛丝马迹。当我在圣诞节假期再次来到这里时,我就像绿芽遇见了春雨,就像朝阳遇见了晨露。卢森堡城惊艳了我的眼,柔润了我的情。我知道,无论四季如何更迭,它都会留在我记忆的扉页上,因为它就是我心中的桃花源。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我在“桃花源”的第一站,是我住的青旅。从比利时的布容和迪南开到卢森堡城,我一路都欢欣无比。在阿登高原的腹地穿梭往返,我好像走入了密野仙踪。沿途全是茂盛的森林,我想象着在铁器大规模使用之前,这里的人是过着怎样的茹毛饮血的生活。离开平淡无景的荷兰和比利时低地,在二战中发生了著名阿登战役的阿登高原中兜兜转转,我又找到了在土耳其自驾畅快淋漓的感觉,只是卢森堡的冬天跟荷兰和比利时的一样,不是阴雨,就是浓雾,跟土耳其夏天的阳光明媚相比,是天壤之别。

青旅在穿城而过的阿尔泽特河(Alzette River)旁,早餐和停车都免费,但一个床位的价钱就够我在土耳其的凡城住希尔顿酒店的了。不过,我对住哪儿并不那么在意。青旅周边环境极好,清幽静谧,绿意盎然,可以仰望卢森堡的要塞,我一开到这里就喜欢上了卢森堡城。办完入住手续后,我看我的房间在3楼,就顺便问了一句,这里是否有电梯。前台的女士很好,告诉我如果我想坐电梯,她可以给我换房。我这才注意到,青旅有两个通往房间的入口,一个是需要刷卡的,一个不需要。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我当然希望坐电梯了。这位女士说,我原先的房间住8个人,而且都住满了,现在的房间4张床,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人。我很高兴,没想到我的运气这么好。荷比卢之旅我首次体验住青旅,虽没遭什么罪,但以后也绝不会再住了,最重要的原因是访客们的作息时间都不一样,很难睡好觉。比如,这次跟我同住一屋的尼日利亚女孩,她半夜两点才回来。幸好她第二天退房了,我才又可以独守空房。这个青旅跟别的酒店和青旅都不同,打过三针疫苗的客人可以在餐厅吃自助早餐,否则打包带走,我的三针疫苗总算派上了用场。

与卢森堡城的再次相逢,里里外外它给我的印象都超好,这让我的心情也不禁大好,于是准备犒劳自己,去一家日本米其林餐厅吃晚餐。在卢森堡城能吃到日本餐,而且还是米其林级别的,想想我的胃口都会变得好起来。从比利时的布鲁日开始,我就在寻找米其林餐厅,结果没一家营业的,我想卢森堡应该可以,毕竟这一天既不是圣诞,也不是元旦。我用酒店的网络在手机里输入餐厅地址后,兴冲冲地走了出去,这时天已经黑了。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米其林餐厅离青旅两公里,这样的距离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可一出去,我才发现,这两公里不是平地,我像走进了山城重庆。到处得爬坡不说,道路也不规整,还都是岔路,也没什么灯光。我心里有些打鼓,不过,我坚信在这个全世界安全指数最高的国家,我不会有人身危险。好不容易走到了大路,看到了灯光,可越往前走,灯光越暗,烟火气越少,怎么看都不像有米其林餐厅的样子。我抱定“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信念,跟着谷歌地图,最后终于找到了日本米其林餐厅,可是它关门大吉。这一刻,我才后悔不迭,为什么来之前不打一个电话呢?

虽然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比这更严重的问题是,我在荷兰买的手机卡因为我不知道要把“手机模式”打开,所以手机卡在卢森堡不好用,这直接导致了我找不到回去的路。我用手机上给开车用的线下地图查回程的路,我要走4公里。要是在吃饱喝足的情况下,这也不算什么,可我那时又饿又冷,想想要走那么远的路,还要爬坡,还没等走呢,我的腿就软了。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卢森堡市

我不情不愿地拖着疲惫的双腿往回走,期待灵光乍现,我能找到回青旅的路。如果走错了,那就会像在土耳其的王子岛一样,上了坡再下坡,然后再上坡,那说不定我会累死的。没想到啊,没想到,上帝对我太好了。我尝试着按照记忆往回走,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三岔路口。我一看见这个三岔路口,立刻想起了应该走哪条。当我终于回到青旅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我这一晚上差不多把卢森堡城的景点都走完了。

第二日清晨,我才开始真正欣赏这个“天险桃花源”。伯克要塞(Bock Casemates)就在青旅旁,它完美诠释了为什么卢森堡被称作“西欧的要塞”。自从千禧年来临前,卢森堡王朝开创者在伯克要塞所在地建立第一座要塞开始,这个占据着西欧十字路口的卢森堡王朝“龙兴之地”就再也没闲过。占领这里的人前赴后继地修要塞,修碉堡,还修暗堡,让这座近千年的古城牢不可摧,在卢森堡成为中立国自动拆除要塞和碉堡前,它从未被攻陷过。那时,卢森堡城有三道护城墙、数十个堡垒和23公里长的地道和暗堡,环环相扣,绵延数里,这些集军事防御工事大成者的把要塞卢森堡城裹得像粽子一样。

伯克要塞

伯克要塞

伯克要塞

虽然今天90%的要塞景观都看不到了,但仅仅残留的要塞断壁就足以让我想象出卢森堡城在冷兵器时代是怎样地固若金汤。此要塞两侧都是交错复杂的河谷地带,所以它像一堵遗世独立的城墙一样,可以同时向两侧的敌军开火,让敌军费尽心机也难以靠近。难怪罗马时代就在这里盖了要塞,难怪卢森堡王朝的开创者在罗马要塞的废墟上新建了堡垒,难怪卢森堡要塞在近7个世纪里都没被攻破过。

要塞建于17世纪中叶的西班牙统治时期,此时,荷兰共和国早已独立并步入了黄金时代,被称作“太阳王”的法国路易十四刚刚登基一年,还是一个“儿皇帝”。位于全城最高处的它在路易十四占领卢森堡城后被法国军事工程师指导扩建,随后由奥地利人补建。地下部分的暗堡有的地方深40米,长20多公里,分好几层。每层主要通道都宽到可以跑马车,每层通道还都设有炮口。里面四通八达,像迷宫一样,可以容纳两万多兵马,二战时被用作了防空洞,今天有17公里的隧道被完整保存了下来。这样的暗道让我想起了土耳其的地下城,可惜,卢森堡的地下暗堡不让参观,我没办法比较两者的异同。

伯克平台

风景走廊

卢森堡要塞

站在高高的堡垒上,俯瞰卢森堡城,我觉得它美得像一幅立体的山水画,处处都流露出不可言说的美感。流入阿尔泽特河的佩特罗斯河(Petrusse River)与阿尔泽特河一起在河谷中交织出一个M型的双河套地形,并将河谷划分出五块截然不同的谷地,各自独立,在赋予卢森堡城“天险”战略地位的同时,也彼此相映成辉。河谷内,有110条大大小小、造型各异的桥梁,它们让河谷不再成为“天险”,而是成为一个美丽的桃花源。

在这个远近闻名的要塞空地上,有一个伯克平台,此平台因为一场机缘巧合才来到人间。为了纪念卢森堡城建城一千年,市政府决定在伯克要塞内修一个标志,没想到发现了当年卢森堡伯爵建的城堡墙基,于是政府对当年的堡垒进行了部分重建,变成了今天的伯克平台。在平台的一堵矮墙上,刻着9631963这几个数字。就是这个小小的平台见证了卢森堡城跨越数个世纪,不同统治时代的军事防御史,卢森堡的“西欧要塞”之名的确名不虚传。

卢森堡要塞

卢森堡要塞

卢森堡要塞

若要360度欣赏卢森堡这个“欧洲要塞”的奇观,得去有着“最美欧洲阳台”之称的风景走廊(Chemin de la Corniche)。这个走廊是内侧防御城墙的一部分,连接着两个相邻的山峰,由西班牙人和法国人在17世纪时建造。沿着这条风景走廊,可以把卢森堡城的立体美景都收入眼中。走廊的下方是深邃的佩特罗斯河谷(Petrusse Valley),河谷两岸是岩石峭壁,中间是缓缓流过的佩特罗斯河,河旁是小桥流水人家。极目远望,除了能看到公元10世纪的旧城遗址和老城区的圣米歇尔教堂外,还能看到谷底始建于14世纪初的圣约翰教堂和建于16世纪的修道院,以及建于17世纪初的西班牙塔楼和18世纪的老桥等。这个把山、水,城、景融为一体的走廊是卢森堡城最独特的一道风景。

如果我愿意,我可以从风景走廊陡峭的台阶走下去,一直走到天然分开卢森堡城新老市区的谷底去近距离欣赏河谷的美,并横穿河谷,走入新城区。但是我没有,我走进了老城区,我要去那里翻阅卢森堡市的千年历史,去触摸它的文化历史变迁。老城中最古老的建筑是圣米歇尔教堂(St. Michael"s Church)。又一个以圣米歇尔名字命名的教堂,我在根特和布鲁塞尔都看过圣米歇尔教堂,不过,卢森堡的圣米歇尔教堂历史比根特的早几十年,比布鲁塞尔的早了4个多世纪。可想而知,这个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教堂是卢森堡国的圣地,我在风景走廊很远的地方就看见了它顶端的三个大尖塔,可惜这个融合了罗马式、哥特式和巴洛克式建筑元素的教堂内部以风琴和卓越的音响及世界最早的机械钟而闻名。

圣米歇尔教堂

圣米歇尔教堂

圣米歇尔教堂

圣米歇尔教堂的机械钟

在卢森堡老城,还有一个有名的教堂,它就是圣母教堂(Notre Dame Cathedral)。在天主教国家,圣母教堂是必不可少的,它的数量比圣米歇尔教堂还多。建于17世纪的它坐落在卢森堡城中心,里面供奉着圣母玛利亚。以前这座文艺复兴式的建筑是耶稣教堂,在20世纪扩建时加了三个尖顶“帽子”,于是变成了圣母教堂。虽然这个教堂外表气势逼人,内部也金碧辉煌,圣坛中还装饰着名贵的雪花石膏雕像,但我一路看教堂,都看得审美疲劳了,因此对它并不是很“感冒”。

圣母教堂

圣母教堂

圣母教堂

圣母教堂

让我并不“感冒”的还有它后面的卢森堡首相府、外交部和财政部等办公大楼,这些中世纪建筑风格的办公楼都不太高,跟比利时的建筑风格很像。在卢森堡老城的中心地带,还有一个威廉二世广场(Place Guillaume II),广场中间矗立着他的一尊骑马塑像。这个广场原是方济会修道院的所在地,周边地区的名字是卢森堡语中的“结”一词,意指方济会修士佩戴的腰带上的结。这个威廉二世是荷兰联合王国的第二任君主,他同时兼任卢森堡大公。就是他,娶了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妹妹,从此,荷兰和俄罗斯开始了真正的血脉相通。

在这个广场周边,有《欧洲煤钢共同体成立协议》的签署地的市政厅和大公宫殿(Grand Ducal Palace)。顾名思义,大公宫殿是卢森堡大公的官邸。在成为大公官邸前,它是市政厅,始建于13世纪中叶。被大火烧毁后,西班牙统治者将其重建。 据说,这个受到意大利文艺复兴影响的建筑内部装饰十分讲究,但它也关闭。本来应该热闹非凡的老城市中心,无论是晚上还是白天,都冷冷清清的,卢森堡的人去哪儿了呢?

威廉二世雕像

大公宫殿

胜利女神像

我在跟布鲁塞尔风格很像的老城区转来转去,最后转回了圣母大教堂,那里有与它连成一片的宪法广场(Constitution Square)。广场为纪念一战中阵亡的3千名卢森堡士兵而建,但二战中被毁,之后又被重建。在这个广场上,最显眼的是一座高12米的纪念碑,碑顶上站立着象征胜利的胜利女神像。女神一身金衣,居高临下地照耀着整个卢森堡城。广场紧邻大峡谷,我顺着楼梯走进了峡谷,那里是卢森堡城的桃花源。

峡谷中一个人也没有,我在无人的峡谷中沿着佩特罗斯河缓缓前行,就像走进了一个大氧吧。河边都是树种繁多的参天大树,湿湿的空气让我禁不住要大口呼吸。我想,如果此时是夏天,那这里不就是桃花源吗?我抬头向上望,只看见陡峭的山壁耸立在那里,胜利女神像在斑驳陆离的树杈中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是随着我目光的移动,映入我眼帘的阿道夫大桥(Adolphe Bridge)却很宏伟。

峡谷

峡谷

峡谷

阿道夫大桥

阿道夫大桥也叫新桥,因在卢森堡大公阿道夫统治下建造而得名,此公爵是荷兰联合王国威廉二世的远方表亲。西欧的历代君主,在血液里都能找到相似的基因。这座建于20世界初,连接新旧两城区,跨越峡谷的大桥以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石制拱门而闻名海外。它用长达84米的拱桥支架搭成了桥中桥,造型独特,是卢森堡城最著名的地标之一。在河谷内,与这座高46米的阿道夫大桥相争辉的还有夏洛特桥(Grand Duchess Charlotte Bridge)和卢森堡高架桥(Passerelle Bridge)。夏洛特桥以阿道夫孙女夏洛特大公命名,长355米、高85米,而卢森堡高架桥也被称作老桥。它比阿道夫大桥早建了近半个世纪,长 290米,高45米,有24个拱门。这三座大桥没有复杂的雕花,也没有惊人的雕塑,朴素地撑起被称为永远不能愈合的巨大美丽伤口的峡谷天际线。

我要体验与大峡谷一“家”的佩特罗斯河谷的烟火气,也要去寻找河谷中的米其林餐厅,于是穿过新城区像宫殿似的卢森堡国家储蓄银行,穿过阿道夫大桥,又绕回了老城,走到了风景走廊的另一侧。可我站在悬崖峭壁前,遥望着伯克要塞,怎么也找不到下到河谷中的楼梯。看见有人走进一个建筑物里,我尾随而进,原来这里有电梯通向谷底。

佩特罗斯河谷

佩特罗斯河谷

佩特罗斯河谷

佩特罗斯河谷

这个河谷宽约100米,深约60米,是世界著名的风景区之一,佩特罗斯河从谷底悠悠流过,这上天赐予的资源让卢森堡城从建立那天起就是军事重地。借助峡谷的天然岩石,许多壁垒、炮门和秘密通道被建,佩特罗斯地下要塞(Petrusse Casemates)就是其中一个,它也是卢森堡城除了伯克要塞之外残留的另一个要塞。不过,这个要塞因背靠岩石,只能单边开火,跟“天险”伯克要塞相比,“天险”程度还差了一点点,但它在1867年卢森堡要塞被拆前却是环绕整个卢森堡城的循环系统。

卢森堡的碉堡遗迹,在谷底到处都是。我一边在碉堡遗迹和德国式的老镇街道中游走,一边寻找米其林餐厅,可餐厅还是关闭。卢森堡没lockdown啊,怎么餐厅都不开门呢?难道卢森堡人都去度假了?我满腹怀疑,觉得卢森堡城太不够意思了。到这时为止,我对米其林餐厅的期待彻底幻灭。

卢森堡储蓄银行

卢森堡新区

虽然我的味蕾在荷比卢之旅中从来没有绽放过,但走在风景宜人的河谷中,看看恢弘且古老,曾是农耕与磨坊加工最佳地的新明斯特修道院(Neumünster Abbey),爬上爬下探索堡垒的废墟,倾听流水在水坝的“刺激”下发出的悦耳声音,再抬头望望伟岸的伯克要塞,我的心却像花一样绽放,觉得卢森堡城不愧是自然美景和城市景观结合得最完美的典范。

徜徉在这个既是天险,又是桃花源的小城,不知不觉一整天就过去了。我都不知道我这一天走了多少公里,爬了多少大坡。这个集高原、森林和河谷于一体的卢森堡城,这个有小桥、流水和宫殿的首都,是令人羡慕的,也是令人神往的。但愿它的座右铭:“We want to remain what we are”不会淹没在从不顾及任何人感受的时光中;但愿它会“饮一盏岁月留香,唱一曲往事飞扬”,让欢乐的歌声永在它的山水间回荡。

路线


相关资讯

友情链接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宁德新闻资讯网家具品牌网扇子文化网世界宝石网运动品牌大全同城鲜花配送网山西汾酒A股星巴克咖啡会员日电动牙刷评测网莲花山旅游攻略小提琴培训网珠穆朗玛峰游玩攻略白羊座星座网c语言中文官网冰箱品牌网
卢森堡旅游网-欧洲卢森堡十大旅游景点,卢森堡旅游景点排行卢森堡市、威尔海姆广场、卢森堡国立历史和艺术博物馆、夏洛特女大公桥、卢森堡城市历史博物馆、卢森堡大公馆、卢森堡圣母教堂、菲安登城堡是最著名最大并且最美丽的欧洲封建住宅之一,位于菲安登镇附近的海岬之上,并且靠近附近的河。卢森堡旅游网提供卢森堡旅游景点介绍、图片、门票、点评、景点排名推荐。
卢森堡旅游网 haomaiya.com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