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卢森堡的眼泪

2022-11-30 12:57:21 1647

摘要:上一篇:在“神食餐馆”没有享用到“神”的食物,却遇到了“神”的服务早晨一睁眼,窗外果然下起了雨。我们到楼下超市买了面包、沙拉和咖啡,简单吃了顿早餐。今天进城选择了另一条路,就是自由大街东边那条。它叫车站大道,到头跨越佩特罗斯河谷的大桥叫卢森...

上一篇:在“神食餐馆”没有享用到“神”的食物,却遇到了“神”的服务

早晨一睁眼,窗外果然下起了雨。我们到楼下超市买了面包、沙拉和咖啡,简单吃了顿早餐。今天进城选择了另一条路,就是自由大街东边那条。它叫车站大道,到头跨越佩特罗斯河谷的大桥叫卢森堡高架桥。过桥以后,很快便来到圣母主教座堂。


教堂门前的路已经被封锁,临时搭起的台子上支着摄像机和照相机等长枪短炮,路边上挤满了围观的群众。我也挤进人群,站到栏杆前张望。身旁这位摄影师背着两个专业相机,不停地换着拍照。我也举起相机,希望能拍到出席葬礼的重要人物,但其实并不知道谁是谁。他偶尔停下来时看到我这个东方面孔也在拍不禁笑了起来,然后又继续自己的拍摄。


在一拨儿来宾过去之后,这位摄影师停下手中的工作,扭头用英语问我:“你知道这是干什么呢么?”我说知道呀,这不是大公的葬礼吗?显然,我的回答让他有点儿意外,可能也因此而对我这个游客刮目相看并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他主动向我介绍了葬礼的流程,以及可能会有哪些政要参加。我很佩服他了解这么多细节,问他是不是当地媒体的工作人员。他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冲摄影台上的那些长枪短炮努了努嘴,“专业媒体的人都在那呢,咱这纯属业余爱好。”


不过,这位“业余人士”在识别来宾身份方面很专业,而且也乐于分享。每逢一位重要来宾出现,他都会低声对我同步讲解,比如这位走在前面的女士是英国的安妮公主(Anne,1950-),就是英国现任女王的女儿。迎宾队伍中除抱枪的礼兵外,还有身穿爱尔兰服装的青年,这是因为让大公在二战期间流亡英国,曾加入爱尔兰皇家禁卫军。


这位被搀扶着走在中间的是西班牙前任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 of Spain,1938-),旁边打伞的是他的妻子索菲亚王太后(Queen Sofía of Spain,1938)。


这三位,中间穿制服的是比利时国王菲利普(Philippe of Belgium,1960-),旁边一袭黑衣的是王后玛蒂尔德(Mathilde of Belgium, 1973-),另一边的漂亮姑娘是他们的大女儿也是现任王储伊丽莎白公主(Crown Princess Elisabeth of Belgium,2001-)。


这位中间的大高个是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Harald V of Norway,1937-),旁边是王后索尼娅(Queen Sonja of Norway,1937-)。


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Carl XVI Gustaf of Sweden,1946-)身着军装,一个人来到现场。


不过我们没有等到卢森堡大公的家人和抬棺材出殡的队伍,他们是从教堂北门进去的。整个上午的天气都很配合气氛,小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仿佛卢森堡哀伤的眼泪。下午天晴后我们又来到这里,但是因为葬礼的缘故,教堂要到后天才会对公众开放。


这里最早为一座耶稣会教堂,建于1613年,属于晚期哥特式,后来又增加了些文艺复兴的元素。1848年改为圣母教堂,圣母玛利亚同时也是卢森堡市和卢森堡整个国家的主保圣人。为此,在教堂西门外增加了一尊圣母子的雕像。


教堂正门其实在北边。门两侧的壁龛里分别立着耶稣会创始人圣依纳爵·罗耀拉和圣方济各·沙勿略的雕像,上方则是圣母子像。此教堂内埋葬着两位卢森堡女大公玛丽-阿德拉德(Marie-Adélaïde,1894-1924)和夏洛特(Charlotte,1896-1985),让大公的夫人同时也是比利时前国王博杜安的姐姐约瑟芬·夏洛特(Joséphine Charlotte,1927-2005)亦安葬于此。现任卢森堡大公亨利(Henri,1955-)实际上是现任比利时国王的姑表哥。


教堂东边紧邻的克莱枫丹广场上矗立着卢森堡女大公夏洛特的雕像。这一带也是卢森堡政府机构所在地,国务部、财政部和农业部等围绕在广场四周。


教堂北侧是纪尧姆二世广场。法语中的纪尧姆(Guillaume)实际就是英语中的威廉,因此这里也可以被叫作威廉二世广场。这里所说的威廉二世指的是1849年去世的尼德兰王国国王,他生前兼任卢森堡大公。在1890年以前,卢森堡与尼德兰一直是共主邦联,但1890年威廉三世去世时没有留下男性继承人。根据拿骚家族的古老约定,大公头衔由拿骚家族的奥兰治分支转给有男性继承人的威尔堡分支,因此由阿道夫继承,并由此结束了卢森堡与尼德兰的共主关系。


广场东侧立着一尊威廉二世骑马像。我仔细看了一下,它与海牙外庭那尊应该是一样的。


为什么会立威廉二世的像呢?因为卢森堡是1839年《伦敦条约》生效后才正式成为独立国家的。原来的尼德兰联合王国国王威廉一世对新宪法不满,同时也因失去比利时和卢森堡而懊恼,选择了退位。他的儿子威廉二世接替了尼德兰国王和卢森堡大公的头衔,算是独立后的卢森堡首位大公。


这个广场所在地以前曾是圣方济各会的修道院,法军占领后解散修道院才改成广场。广场南侧的新古典主义风格市政厅正是由威廉二世于1844年揭幕的。


市政厅东侧矗立着卢森堡作家和诗人米歇尔·罗当(Michel Rodange,1827-1876)的纪念碑。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民族史诗《列那狐》,纪念碑顶端立着的就是这只中古高地德语神话中的传奇动物。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广场东侧竖起一道照片墙,展示了让大公一生中的几个美好瞬间。


这是让大公小时候和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他在家中排行老大,坐在最左边靠后的位置,中间的小男孩是他的弟弟查尔斯(Charles of Luxembourg,1927-1977),排行老五。


成年以后也很英俊。


让大公夫妇和孩子们。让大公一共有5个孩子,拍这张照片时最小的儿子还没有出生。


广场东边王后街正对的是大公府。这是一幢佛兰德斯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建于16世纪下半叶,1795年之前曾为卢森堡市的市政厅,1795年整个南尼德兰被法国吞并后这里成为卢森堡地区的政府总部。1817年改为尼德兰联合王国国王(兼任卢森堡大公)派驻卢森堡总督的官邸。1890年结束与尼德兰的共主关系后,这里成为卢森堡大公的府邸。阿道夫大公请比利时和卢森堡建筑家在两侧增建了翼楼,二战后夏洛特女大公又请人对建筑内部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如今这里的主楼仍然是大公的办公地,南翼则归卢森堡众议院使用。


我们来的时候正赶上门口卫兵举行换岗仪式,卫兵的左臂都戴着悼念让大公的黑纱。


大公府的墙根下摆满了社会各界敬献的花圈和花篮,足见让大公是广受人民爱戴的。


在大公府对面立着几根柱子,每根柱子里都嵌着一张金色的面具。有意思的是这个面具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仿佛是朝向你的。


据说奥秘是设计者在一个凹面里塑了一张凸起的脸,让你觉得它好像是在随着你转动,实际上只是一种视觉上的错觉。


往期精彩:

女王嫁了同性恋丈夫,于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趁着女王不在家,到白金汉宫里转转看|关于白金汉宫的最详细解读

威廉亲王纪念馆:荷兰国父在家中遇刺始末 #唤醒好春光#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